陈慕徽。

嗨,这儿陈慕徽。
主混aph,是个画手叭,也玩语c。混mp和dx。
冷cp爱好者,但是并不会代表我不吃热cp了!无雷点。

已编辑,已得到头像框,谢谢你们。

嚯,我今天下载了明日方舟。然后看到新手十连能够出六星于是就x
想要星熊姐姐因为她好美T T
然后抽到了闪灵。然后顺手一摸。那个标志实在不会画惹……sorry,没画完。

另外我我我可以无偿给人画画哒因为考完了没有作业无聊x

《囚徒与画家的花》



#裘(囚徒)x杰(画家)

#███▓亖   ]巨型ooc加载中

#多视角注意


〔白嫖了这么长时间交个..呃,党费?额啊啊啊啊不太知道LOFTER的规矩,如果说错了请及时帮忙改正,谢谢!〕


—————


1)


        我是裘克,一个被关押在欧利蒂丝监狱里的罪犯。


        如果你问我说,我是犯了什么罪,我只能告诉你,我杀了人。我不愿去提起原因,因为不想再燃起我的怒火。


        和我关在同一个牢房里的是一个老男人,班恩·佩雷兹。他也是因为杀了人,不过要比我正义的多。他是个护林人,杀了一个偷猎者,然后偷猎者的另一位同伴把他告上了法庭。你们知道的……班恩他毫无疑问被判进了监狱。


        其他犯人希望能够通过劳改来让自己恢复自由身,我不想受苦受累,干脆等着半年后的死刑执行。好吧,其实我是能希望在这半年里能够越狱。呃,虽然希望很渺茫。


         我在这儿大约是蹲了总共有一个星期(牢房里非常阴暗、潮湿,甚至没有窗户!如果不是定时的、糟糕的牢饭……我根本分辨不出来是白天还是夜晚。我必须得抱怨一下这个地方,政府给警长的钱他全用来和朋友们喝酒了!……),警长凯文·阿尤索在今晚喝醉了,还有我们牢房的几个狱守,包括那个拿钥匙的。我偷偷拿走挂在他裤腰上的钥匙,打开了门,问班恩要不要越狱。他摇了摇头。我也没有理他,我自己走了。


        可不是我出了牢房就溜了,我还将那些人打倒在地,等他们醒来肯定是以为喝醉了,太困啦,就睡着了。然后清醒之后就会发现牢房里少了一个人——裘克越狱了!不过那将会是明早的事儿!


        我应该逃的更远。


2)


        我是菲欧娜·吉尔曼,一个祭司。会一些女巫的把戏。


        在我们村庄遭到那次灾难后我逃了出来,成了我们村庄唯一一个幸存的人。现在为了生存,只能靠着占卜来赚钱。当然,这是非法的。他们称呼我的这种职业为:“女巫”。如果被警察们知道了,他们会把我判死刑并当场以火烧了的方式处置我。


        一天夜里,我正在睡觉,似乎能够马上在梦中与我信仰的“主”见面的时候,被一阵敲门声吵醒了。我很愤怒。于是向门的方向大声说道:“是谁?我现在,正在睡觉。并且,心情并不是很好……”


        我走到了门口,隔着门缝看:外面的人穿着一套囚服。他似乎要用手推开门了。他的力气很大,而我却想阻拦也阻拦不了。门开的那一刻,我震惊了,同时也有些颤抖——是那个用电锯杀了人的、臭名昭著的“恶魔”。


        “我这儿可能会有你想要的结果,但是毕竟不是我操纵了你的命运,请你不要伤害我……”我尽量抑制住厌恶与紧张。


        “我想要知道如何离开这儿,走得越远越好。”


        “进来吧。”我说,“门之钥,它可以带你去……呃,好吧,只有很短的距离。也许你运气好了的话能到英国。”


        他点了点头。


        “那么,先生。你可以给我的报酬,是多少?”


        “报酬,”他似乎看透了我在怕什么。凌厉的眼光盯着我,让我感受到了从未有的恐惧。“难道我现在不杀了你,不算吗?”


        “上个月,”我咽了一下口水,“也就是我还在英国的时候,有位画家也曾经拿着一把手术刀这样威胁过我。可我还是安然无恙。”我利用门之钥在墙上已经开好了一个通道。他什么也没有说就钻了进去,而我继续睡觉。


3)


        我是瑟吉,一家巡回演出的马戏团的微笑小丑。


        在我们马戏团巡回演出到伦敦的时候,遇到了一位画家。我想问他能否为我——带给大家欢乐的微笑小丑作上一幅画像,那位画家拒绝了;却为那个丑陋的哭泣小丑,裘克画了一幅画。


        要我说,画家的审美还真是很独特。或者说,是看在了他们同是贫穷的可怜虫的份上吧!裘克似乎很珍惜那副画。不过我在我们马戏团离开伦敦的时候,我趁他替瓦尔莱塔收拾东西、不在他行李旁边的时候扔掉了那副画。


4)


        我是一位画家餐桌上的空花瓶。旁边靠着我的是一幅画,他被着一个精美的框框着。


        一天早晨,我刚醒来就看到厨房的地上瘫着一个穿囚服、脸上画着小丑妆容的男人,他像一个狼狈的逃犯。似乎还睡得很踏实。画家刚来到厨房也是被吓了一跳,随后便等他自然醒过来。


        “呃……你好,马戏团的哭泣小丑?”画家看着醒来的逃犯。


        逃犯睡眼朦胧,听到了画家的声音似乎又两眼放光了一样瞬间清醒。


        “是你?!”

        “是你?!”

        两人几乎异口同声地说出这句话。


      “你是通过门之钥来的吗?”  画家问。

      “你怎么……”逃犯刚想说出这句话顿了一下,似乎又想到了什么一样没有再说下去。


        …………


        一天后,我的瓶子里多了株向日葵。

        两天后,小丑再也没出现。

        三个月后,画家也再没有出现。


5)


        我是一个画家,居住在英国伦敦。


        八个月前,有个马戏团巡回演出到了这儿,停在这儿半年,在他们要走的时候的前一天我又去观看了。之前是觉得他们的驯兽表演很有趣,再者是因为哭泣小丑曾经帮我找到了遗落在观众座椅旁的画笔。


        在他们走的前一天,我提出为他画上一幅,但微笑小丑也想让我给他画,我说可以等明天,毕竟今晚实在是很晚了;他很生气地说完“明天就要回美国啦”(大概是这个意思)之后就消失在我的视线里。


        之前了解到了哭泣小丑在他们马戏团的地位很低,经常遭到微笑小丑的排挤。他十分感谢我,并说要把这幅画好好珍藏。


        但是第二天我再准备去找他,马戏团果然走了。我的画被装在了一个精致的相框里的画被丢在地上。我拾起来拿回去放在了餐桌上。


        我们这条街在某一天来了一位女巫,她说她会占卜,还能通过一直特别的通道到达另一个地方。我就半信半疑地准备去试试。


        略去我们谈话的部分,在她刚刚造好通道,问我询问报酬的时候,我问,那有没有生命危险。她回答,有可能,如果想用口袋里的手术刀威胁她的话。但那刀实际上是我之前忘了取出来的。


        我付了钱,钻了进去,可是结果知道了我家不远的那个花店里,把伍兹小姐吓了一跳,还尴尬地解释是无意来到这里。


        直到那个早上我看到那位哭泣小丑穿着囚服来到了我的厨房(那是我的直接,我看起来很像他,只是他脸上的已经花了的妆差点让我认不出来是他),他后边闪烁着蓝色的眼睛似的图案,我才知道,那个女巫说的是真的。真的能把人从特别远的地方传送过来。


        等他醒之后,我问他:“你这身打扮是什么?” 他头也不抬地说着:“坐牢了。”完全不像之前那样,虽然看着让人觉得挺狼狈的,但是至少不是现在这样完全没有一点儿精神的样子。


        “你越狱了?” 我顿了一下,“犯了什么罪?如果,能告诉我的话。”

        “杀人罪。”他抬头盯着我,脸上的妆容已经花了大片,让人看不清那是什么表情。他又说,“你还记得那个微笑小丑吗?”

        “……”


        我后来什么也没有说,让他待在家里,自己出门买了些花,以及早餐。他说了一句感谢的话,然后就狼吞虎咽地吃,那个样子像极了几天都没有吃饭的人一样。


        花是两株向日葵,我希望这能够播撒在他心里阳光,驱除阴霾。


6)


        我是画家的花瓶里的向日葵。


        我来到这个画家家里的第一天,就已经听花瓶讲述了那个逃犯与画家的故事。第一天平平淡淡地过去了,逃犯脸上的妆被洗掉了,身上也干净了许多,衣服也换成了画家的。


        第二天,他俩坐在餐桌前谈话。——我没有料到,我身旁的花瓶也没有料到,那是我们最后一次看见他了。


        “杰克,我不想再带给你麻烦了。”逃犯说,“我怀疑那个女巫要告密。我还是去自首……”


        “你疯了,裘克。你绝对是疯了。要不是你自己去自首的话,谁会知道你逃来伦敦了?”画家说。“听着,裘克。我认为你从此就在这里住下去,这样你就会和常人一样。谁会注意到你曾经杀过人呢?”


        “那么,可以让我自己出去走一趟吗?散散心。”


        逃犯走出了门,画家坐在餐桌前皱眉沉思。


7)


        我是警长凯文·阿尤索,抓到了杀人魔鬼裘克,也是因为喝醉了没有注意到他在我眼皮子底下溜走而受了上司的批评。


        近日我接到了英国当地警察的消息,裘克竟然自首了!我只得相信,并且等待下属们的好消息。果然,真的是他。按照当地的法律,我们将他立刻执行死刑,方式是枪毙。


        他并没有像其他死刑犯被处刑的时候哭泣、大喊,似乎很平静,甚至是……在笑?我很不知道他的这种行为,因为实在是太令人不解了。也许是正因为那次越狱,让他去完成了自己这一生最想完成的事情吧。


        不过这次的庆祝方式绝对不会是大醉一场了。


8)


        我是班恩·佩雷兹,一个坐牢的人,和裘克同一个牢房。


        我的狱友裘克成功越狱后的第二天自首了,在他行刑前接了一个电话,估计是他的亲属。他没有听下去对方的任何话,说上了一句:“杰克,替我照顾好我们的向日葵”后就强行挂断了电话,对方肯定会挺伤心的吧,那是他们最后一次的通话。


        在那天之后的三个月,几乎每个星期都有来自伦敦的信,收件人是裘克。但是这些信没法回复了,全都丢在了裘克的床铺上,与他枕头旁边的蘑菇依偎着。


        信件也在突然有一天中断了,之后到我出狱之前都没有接收到任何新的信。


9)


        在裘克越狱被捕之后的第一个早晨,报童的声音划过了寂静的天空,震动着每一朵野花上的露珠。——“先生们,女士们,来看一看新的消息!美国杀人魔被捕竟然是在伦敦的白教堂附近!……”


         ………


        在裘克越狱后被捕的三个月后的早晨,报童的声音依旧清脆:“先生们,女士们!你们来看看可惜吗?曾经小有名气的画师竟然跳楼了!……”



                                ——————


                                     END


                                ——————



——————[以下是自己的bb]


        非常高兴您能看到这儿!先很高兴您能看完。这个是我前几天失眠的时候写的残次品,然后又过了一两天后完善了完善,没有想到可以写这么长!好像这是我第一次写文,总之,请多多指教!


考虑了一下有小辫子+胡子的原皮裘裘。。
p2在闲暇时间抽烟的裘裘

不知道是不是的画风的原因没有画出来心动的感觉倒是有些少女(。。)
是写作业时候的摸鱼。

这个是在mp抽到的给幸运(不是)的朋友的画~
p1调节+滤镜+虚化
p2原图(()

是一张最满意的摸鱼,在上课画的,所以说...避免不了有bug(。。)
奈布发际线看起来有点儿危险(ntm)

第一次使用lofter,第一次发画,不知道格式(?)错没有错x
前几天画的一个米格尔!眼睛强行高光x顺便赞美一下lofter的滤镜(…)